植髮方式好難選!『長髮FUE』植得嗎?

從90年代興起植髮技術開始,至今已經改變千萬人掉髮禿頭的命運,隨著落髮人口持續增加,植髮市場逐年增長,植髮方式也推陳出新,就是希望滿足患者的期待。
 
👉美國醫師Bernstein & Rassman團隊推動『植髮FUE』,有別於早期採用切口式『FUT』,不用在後腦供髮區動刀切頭皮,可直接一根根摘取毛囊,滿足患者害怕手術的心理需求,並且不會留下一道明顯長疤。FUE植髮問世後瞬間詢問度暴增,也吸引愈來愈多醫師投入研究改良,不斷研發出更新的探頭來提升毛囊存活率,迄今已研發出鈍頭 ARTAS 機器手臂(Blunt puch)、銳頭冦約翰(Sharp punch,Serrated)、法式、韓式、號角 (Trumpet punch)、啞鈴型(Dumbbel punch)……種類非常繁多。
 
👉近期有位大面積落髮的朋友到植髮診所就診,由於診所醫師擅長『FUE植髮』,於是強烈建議巨量植髮的患者採用此類方式進行植髮,但術後效果不如預期,竟演變成醫療糾紛。林宜蓉醫師植髮研究所表示,儘管『植髮FUE』已成為市場主流, 但隨之衍生的醫療糾紛卻越來越多,提醒有意採取『植髮FUE』患者,其存在的風險:
 
❌一、 後枕區毛囊密度下降-『植髮FUE』摘取毛囊數量過多的時候,後腦就容易形成一個洞一個洞的密集孔洞,看起來不但毛囊密度下降,還會呈現大面積的空洞,醫療專業術語稱為『蛾吃模式(Moth-Eaten pattern)』,看起來像是蛾斑,比條狀傷疤還難看,讓患者欲哭無淚。
 
❌二、 毛囊傷殘報廢-『植髮FUE』取毛囊,容易出現下列三大類型的毛囊損傷:毛囊斷頭(Transection)、毛囊撕裂傷(Tearing)、毛囊折損(Fracture),無論是上述哪一種,毛囊幾乎都必須報廢處理,不但降低毛囊生存率,同時也造成後腦毛囊資源的浪費,這是植髮醫師和患者最不樂意見到的狀況。
 
👉台灣毛髮移植醫學會創辦人鄒積鎮醫師補充表示:只要避開上述植髮FUE的地雷區,它仍是少量植髮患者的選擇!儘管植髮FUE百家爭鳴,許多醫師仍採取『前腦想植髮、後腦先剃髮』的模式,這一關卡讓患者很猶豫,畢竟剃髮後至少兩星期才能稍微能見人,對於公事繁忙或者愛美的男女都容易怯步卡關。為了解決上述的困擾,最新的技術就是不用剃髮的FUE又稱【長髮FUE】(long hair FUE ),對於術後想即刻上班的朋友們是一大福音。
 
👉台灣毛髮移植醫學會創辦人鄒積鎮醫師表示:免剃髮(long hair )長髮 FUE主要在 FUE 探頭做些微調,是採用“開窗”(window punch) 鑽頭,毛髮和毛囊一起摘取利用,術後毛髮自然也可正常工作。【長髮FUE】推薦給有少量植髮、植睫毛、植眉毛、植鬍鬢等需求,同時希望術後可以立即投入工作的患者朋友們。
 
👉『台灣毛髮移植醫學會』創辦人,同時也是『高地植髮家診所』院長的鄒積鎮醫師表示:【長髮號角FUE】不用剃髮,植入後只需稍作修剪即可,植髮效果雖然令人期待,但仍有五大限制必須留意:
1.手術時間較長
2.手術醫師容易疲勞
3.不能巨量提取
4.毛囊生存率不穩定
5.初學手術醫師較不容易上手。
 
✅ 鄒醫師最後特別提醒:接觸許多植髮患者,最常反映的就是醫療院所對於植髮的方式和選擇,往往都無法提供全面和客觀的完整訊息,造成『術前猶豫、術後憂鬱』的窘境,以高地植髮家診所為例,特別強調『安心植髮』的重要性!💗透過客製化植髮服務,遴選全方位非單一式的高品質植髮方式和技術,才能提供給患者最佳的植髮方案,同時客觀分析出各種植髮方式的優缺點,期待來諮詢過的朋友都能感受到醫師為患者著想的初心,不以營利為目標,才能真正符合患者的需求,獲得術後滿意回饋。